如何體現新聞報導的正確性
摘錄自「第三屆海峽兩岸及香港新聞研討會」報告論文

聞報導的「正確性」與「真實性」、「客觀性」、「公正性」這些新聞理論問題相比,是一個探討得較少卻又十分重要的問題。新聞報導的「正確性」與「準確性」既有內在聯繫又有明顯區別。「真實性」、「準確性」講的是新聞報導的屬性,重在事實,體現在新聞採集、製作的過程中,而「正確性」主要指新聞報導發出後產生的社會作用和影響,即報導效果。正確的報導必須是真實的、準確的,但是真實的、準確的報導從社會效果的某些角度看未必都是正確的。

不可避免的傾向性
  新聞報導正確性的前提是真實性。只有真實的報導才可能是正確的報導。真實性是新聞的生命。為了保證新聞報導的正確性,必須堅持不懈地捍衛真實性的神聖原則。中國大陸新聞界反覆強調要實事求是、尊重事實,說實話,報真情,都是出於對真實性原則的維護。

  要做到新聞報導真實,強調「客觀」、「公正」的原則是必需的。「客觀」、「公正」,是保證新聞真實性的有效原則,一是因為千百萬受眾希望新聞報導客觀、公正,希望了解事情真相,而不願意看那些充滿偏見、愛走極端、任意誇大、縮小或歪曲事實的報導;二是因為提倡「客觀」、「公正」,有助於新聞媒體和新聞從業人員自我約束和自我反省,遵守應有的新聞職業道德。

新聞從業員必須堅守「公正」和「客觀」
的原則。

  談到「客觀」,「公正」,不能不談問題的另一面,即新聞報導的「傾向性」問題。事實上除了地震、颱風等自然現象新聞和科技新聞外,不帶傾向性的「純客觀」、「純公正」的新聞報導是不存在的,我們應該勇於正視這個問題。今天世界各國和地區有影響的傳媒都是在政黨、派別或大財團的直接或間接控制之下(如美國主要傳媒為五十家大財團控制),新聞報導在總體上怎能不反映他們的政治傾向和經濟利益呢?另外,新聞從業員都是在一定社會地位和環境中生活,立場、感情、價值觀、文化素養、情趣愛好不同,怎麼可能在他們的報導中不帶有自己的烙印呢?美國著名的新聞學家巴格迪坎在他八三年出版的「傳播媒介的壟斷」一書中坦率地承認:「新聞報導的每一個環節都涉及到基於價值觀點上的判斷。客觀環境中有無數事件,到底報導那個,不報導那個,記者觀察到的無數事實,哪些要記錄下來?記錄下來的事實,哪些要寫進稿件?被報導的事實,哪些寫第一段?另外在發到編輯部的報導中哪些被安排在頭版作突出處理?哪些放在內頁或乾脆拋掉?這些問題中,不管哪一個,其所作出的決定,都不是真正客觀的。」

  但現在西方有些人越來越不願意承認新聞報導的傾向性,甚至有的人標榜自己「客觀」、「公正」,攻擊別人不客觀、不公正。前不久,新華社記者與路透社駐北京首席記者有過一次交談,這位女士說,路透社報導中國,只報導事實,讓讀者自己下結論,不帶任何主觀傾向。我們說,記者不直接下結論,不等於沒有主觀傾向。中國那麼大,你們駐京記者就那麼幾個,所能看到的事實究竟有多少?再說,記者看到的事實也不是都報,總有選擇,根據什麼來選擇,難道不是傾向性?她沒有作出正面回答。

  我們承認新聞報導不可避免的傾向性,揭穿「純客觀」、「純公正」的虛偽性,並不意味著,客觀、公正的原則可以捨棄,恰恰相反,這個原則很重要,應該提倡和堅持。

把握全貌弄清真象
  我們說的「真實」,不僅要做到所報導的單個事情的真實,尤其是注意從總體上、本質上和發展趨勢上把握事物的真實。在紛繁複雜的現實生活中要找幾個事例證明某種觀點並不難,儘管這些事例是存在的、真實的,但從總體上卻是背離真實的。如看到幾個農民自費出國旅遊,就說中國農民都很富了,接近發達國家水平了,這不符合事實,他沒有看到還有六千五百萬農民還沒有完全解決溫飽;但如果在車站上看到有幾個鄉下人伸手要錢,就說中國農民民不聊生,這也不符合事實。應該說,改革開放後的大部份中國農民生活顯著改善了,部分農民富了,還有一部分農民仍比較貧困,這才符合事實。

  善於從總體上、本質上和發展趨勢上把握事物的真實性,不是一件易事,是一個記者的功力的表現。記者必須深入調查研究,特別是對那些情況複雜、一時難以弄清真象的事件,要努力把握事物的全貌。切忌拼湊事實來證明某種既有的觀點。

中國新聞國家主導
  體現新聞報導的正確性,還應該把新聞報導的主要關注點放到國家和世界所面臨的重大問題上,通過報導這些重大問題,喚起社會關注,促進國家和人類進步。中國大陸的傳媒近十幾年來始終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作為新聞報導的重點,把穩定、發展,文化科教和道德建設,以及促進祖國和平統一作為報導重點。在國際上,堅持獨立自主和平外交,反對霸權主義、強權政治,發展與各國友好。當代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如環境與可持續發展問題、人口問題、貧困問題、發展不平衡問題、打擊犯罪問題、婦女地位問題、兒童健康、老齡問題等,都在我們的關注之列。但對有些事情,如事故的報導就有所選擇和控制。一是因為偶然事故不是社會的主流;二是因為中國太大,各種交通事故、工傷故事、自然災害、群眾糾紛幾乎無時不在發生,如果有聞必錄,任何媒體都無法容納。所以我們一般只選擇那些造成嚴重傷亡的、社會影響大、經濟損失嚴重或對群眾有教育意義的事故、事件加以報導。

  要體現新聞報導的正確性,應堅持以正面報導為主,這是中國新聞界奉行的一條重要方針。我們相信,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社會能存在,一定有其合理性。另外,一個社會的進步歸根到底是由千百萬人民群眾創造和推動的。因此,傳媒應著重反映國家和社會的發展、成就、進步,人民群眾的努力、智慧和力量。任何一個現代社會都有光明面和陰暗面,積極面和消極面。我們對改革開放、充滿生機活力的中國的光明面和積極面的報導佔主導地位。

  以正面報導為主,並不是不要揭露性和批評性的報導。對於敵對勢力和犯罪分子的破壞要揭露,對社會上的貪污腐敗現象要揭露,對政府工作的缺點、人民內部的缺點和社會不良風氣要批評,發揮輿論的監督作用。我們要努力使新聞報導這個武器用得正確,要起到扶正壓邪的作用。

中國傳媒以黨喉舌為重任。

  對發展中國家的新聞報導要公允,要全面。發展中國家發展程度低,在經濟、社會方面確實存在許多矛盾、困難和問題。按發達國家標準,可能到處都是問題。但他們也在發展,在前進,這是發展中國家的主流。新華社對這些國家的報導都比較重視他們的發展進步,同時對他們的困難也作恰如其分的報導。但西方傳媒卻較少報導發展中國家的成就、進步,在熱衷於渲染人家的貧困、愚昧、落後、饑餓、疾病、災害和社會動亂等消極方面,描繪出一副可悲可憎可怖的形象,嚴重傷害發展中國家的感情。為什麼發展中國家不斷發出改變世界新聞秩序的強烈呼聲呢?就是主導世界輿論的西方媒體這種報導偏向造成的。

傳媒的社會責任感
  新聞報導的正確性要體現出傳媒機關和新聞從業人員對社會的責任感。新聞行業從一開始就有左右和影響人類的企圖。不可否認新聞輿論有導向的功能,即具有引導人們,引導社會走向的傾向性和影響力。正因為新聞有這種強而有力的功能,許多國家政府和一些新聞界的有識人士都強調新聞傳媒要有「社會責任」感。美國新聞學者西奧多.彼德森在《報刊的社會責任理論》一文中系統地分析了各種社會責任,並指出:「在美國,有些報紙的發行人似乎感覺到對於他們所服務的社會有一種強烈的責任感。」

  在世界即將進入廿一世紀的今天,隨著通訊技術的高度發達,衛星通訊、數字微波通訊、光纖通訊以及計算機多媒體技術的採用,一條新聞報導在數秒之內就令人難以置信地傳遍全國全世界,而且聲像俱全。在這種情況下,新聞輿論對人們的影響力比從前更強了。製造新聞輿論的人們更應樹立起對社會、對公眾、特別是對青少年高度的責任感。要為創造有利於社會穩定、發展、進步,為社會良好風氣的形成,為青少年的健康成長的輿論環境而努力。但並不是所有媒體都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西方一些格調低下的報刊電視,為了追逐眼前利益,迎合一些低級趣味的人群不健康的心態,連篇累牘地製造和刊播淫穢、色情、兇殺、暴力新聞,津津樂道地揭露他們的隱私,這些都是新聞從業員缺乏社會責任感和社會道德的突出表現。這種不良的新聞報導傾向甚至不斷遭到來自西方社會內部的譴責。

  最後,新聞報導的正確性還必須接受人民大眾評判和檢驗。人民的信任是報刊以及其他一切媒體生存的條件。廣大受眾喜愛、滿意、信賴與否,是衡量新聞報導正確性的一把尺子。

  要得到受眾的廣泛信賴,除了報導要真實、客觀、公正這一最重要之點外,還要使受眾感到報導對他們有益、有用、有趣,使他們能更好地了解他們的周圍,了解社會,了解國家和世界。

  新聞報導要貼近生活,貼近基層,貼近大眾,注意反映他們的呼聲、情緒、願望和要求。

  新聞媒體的服務對象永遠是人民大眾,媒體只有把自己的根紮在大眾這塊深深的土壤そ,才能興旺發達。

■徐學江
中國新華通訊社副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