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傳媒媒介評論
阿富汗--被遺棄的新聞故事

本文作者與阿富汗知名畫家阿西非合照。

我們被引導著去相信謊言,
當我們看,卻不經過雙眼,
它在黑暗裡生,也在黑暗裡滅,
當靈魂在光照裡卻沈睡。 

----布來克(W. Blake)



我特別引用布來克這一首詩,乃是由於過去一年國際舞台上紛擾得令人頭暈眼花,記者更容易迷失方寸。從不斷升級的以巴衝突,到「九一一」恐怖襲擊,以及美國空襲阿富汗,都引起全球哄動,香港傳媒更是有史以來派出最多記者跑到國際新聞線上。

不過,單是作出實地報導是否足夠?記者對問題又有多少的了解?傳媒可以反映真相,也可以強化謊言,其中具爭議的阿富汗戰爭,更是帶給了新聞前線工作者一個嚴峻的考驗。

或者,可以這樣說,記者如何處理一宗新聞事件,正是考驗著他們的認知與良心。



新聞焦點的偏狹

可是,在阿富汗事件上,有太多值得報導的新聞故事,郤偏偏被低調處理,甚至遭到遺棄,美國的版本是否就是真相?無論美國說得如何漂亮,但在阿富汗人心中,都很明白,美國不是為解放阿富汗而開戰,而是為了本身的安全利益才大動干戈。

由於美國是國際社會的大阿哥,其所發動的世紀第一戰,國際傳媒都有舖天蓋地的報導。在民主與自由的大旗幟面前,在反擊國際恐怖主義的理由下,美英聯軍肆意轟炸,即使破壞了多少文化遺產,亦是順理成章;即使犧牲了多少平民性命,也是理直氣壯。

美國在阿富汗造成的傷痛,從來不是新聞的焦點,又或是記者要深究的問題,大家只是關心美國的「正義」能否得到最終的勝利。

當國際傳媒為美英聯軍在阿富汗取得初步勝利而歡呼喝采之際,我卻收到不少在救援組織工作的阿富汗朋友的電郵,這包括阿富汗革命婦女協會(RAWA),指轟炸所帶來的後遺症。只可惜他們有機會在傳媒面前講述塔利班的恐怖統治,卻沒有機會在電視鏡頭下發表他們對美國的行動的感受。

美國表示,拉登一旦生死未明,他們便會繼續轟炸,就算阿富汗臨時政府叫停,村民哀求停止空襲,他們亦充耳不聞。

一位RAWA成員告訴我,每天電視畫面上播出喀布爾市市民如何聞歌起舞,但農村的情況與首都分別之大,其受破壞程度之廣,農民無以為計,卻在氾濫的新聞中沒有一個位置。



實地反映真相

事實上,除了空襲外,美國早於九九年十一月在反恐的借口下,推動聯合國制裁阿富汗,依賴救援的阿富汗人民,成為第一個美反恐行動的受害者,國際傳媒在這一方面的報導卻低調而不起眼。

當我在七、八月期間走訪阿富汗,便觀察到在制裁下的阿富汗人民生活,並不如一位美籍聯合國人員所說:「反正他們都是一窮二白,制裁不會對他們有任何衝擊。」

在此我姑且引述我對一位阿富汗知名藝術家阿西非及支持他的商人拉提夫所做的訪問,來指出制裁的後果。

我走訪阿西非的畫廊,那些扭曲了的政治人像、烽火連天下哭叫的阿富汗老百姓,以及傷殘的動物油畫,全部都被埋藏一角。塔利班把伊斯蘭教中不許拜偶像的意思,偏狹地解釋為不可以用任何形式重現有生命的東西,因此,阿西非的作品被禁止,只能畫風景和建築物。

拉提夫後來告訴我,原本他打算把阿西非的作品出口,讓外界了解阿富汗的故事之餘,也讓阿西非賺點生活費用。可是,聯合國於九九年即對阿富汗下達空運禁令及經濟制裁,這不但對塔利班造成莫大影響,對平民百姓唯一依靠的出口經濟亦有沈重的打擊。

「由於制裁,我損失了所有的金錢!」拉提夫愈說愈氣憤,還找出一大疊的文件,証明他所言無虛。

其中一份文件紀錄他於九九年應訂購準備輸出四百噸阿富汗乾水果特產到杜拜和希臘,還有手飾、寶石,以及阿西非的油畫等,聯合國卻在該時候宣佈制裁,就算拉提夫所經營的私人飛機,亦不能使用。

「我曾到聯合國辦事處交涉,指出貿易一旦停頓,老百姓僅有的就業機會和經濟命脈都會被摧毀。在我的游說下,聯合國考慮過給我開綠燈,但最後還是食言,拒絕我的要求。這真是晴天霹靂,我點算損失,竟然高達四十萬美元!」

拉提夫走過最凶險的歲月,他以商人身份周旋於納吉布拉領導的親蘇政權、各主要軍閥和聖戰軍,以及極端份子塔利班,他同時也以自己的財富拯救過不少阿富汗同胞,一如納綷時期的德國商人舒特拉。

阿富汗實在需要舒特拉,只可惜在經濟制裁底下,舒特拉動彈不得。



記者如何獨立判斷

薩瓦帶我走到一條地毯街,原本地毯街是帶動阿富汗出口貿易的產品之一,但制裁令到地毯堆積如山,地毯商人完全失去生意,損失慘重。

我們走訪其中一間店舖,該店老板表現得十分雀躍,指我是他多個月來第一位客人,使我忍心不得以二百美元買下一幅地毯,他高興地送給我一枚青金石戒指,並向我訴苦:「生意真難做啊!聯合國禁止空運,地毯都不能出口呢!雖說可經陸路到巴基斯坦,再轉到其他地方,但談何容易,巴基斯坦並不輕易給我們發許可証。在邊境,駐守巴基斯坦的士兵一見到我們就打,目的是要我們交出買路錢︰︰︰」

「正規生意不易為,這令走私活動愈趨活躍。事實上,距離喀布爾最近的開伯爾山口一直都是最佳的走私通道。你做記者的,一定要為我們這群正當商人伸伸冤!美國為了一個拉登,卻累得我們可苦啊!」

美國指塔利班包庇拉登,曾於九八年對阿富汗作局部性空襲,並同時報復美國位於非洲大使館所遭受的攻擊。可是,塔利班怎樣也不交出拉登,美國便於九九年向聯合國提出制裁阿富汗。

我的翻譯員薩瓦補充說:「聯合國認為制裁不會對老百姓造成影響,但以我本人為例,自制裁開始,我便與海外親友斷了聯絡,過去我都依靠他們寄來的接濟,在禁運下,他們便無法給我投寄任何東西。」

根據我與其他阿富汗人的交談中,薩瓦的個案有其普遍性,這使我想到仍在聯合國制裁下的伊拉克,美國在聯合國當然有其一定的影響力,但美國的制裁主張未能把眼中釘拔去,卻苦了老百姓,美國傳媒對此又有多少報導?而香港記者又怎樣能作出獨立的判斷?

■張翠容
資深新聞工作者

回到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