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教╱師教──訪問洪肇平教授
唐翠艷、龐希、鄭嘉敏 清平詩社秘書/社員

洪肇平教授,別號髯翁,本港當代古典詩人,現任樹仁學院中文系教授,主理中文系詩選課程。著有《香港詩情──何乃文、洪肇平、何文匯酬唱錄》、《孤雁入群及出群格》等。洪教授對詩詞寫作和教授雖然不遣餘力、默默耕耘,然而為人低調,甚少接受訪問。幸得洪教授的高足冼憲漳先生的穿針引線,致有機會窺探洪教授寫作詩詞的道路和教授大學生創作詩詞的經驗。再次向洪肇平教授以及冼憲漳先生致謝。

詩詞創作的種子

洪教授自小便喜歡中國文學──尤其詩詞,對他有著畢生的影響。就讀小學期間,洪教授已對《水滸傳》及《三國演義》等章回小說愛不釋手,當中引詩更令他回味。同時,這令他在中學時代嬝炕m唐詩三百首》、《唐宋名家詞選》和《千家詩》等詩詞書籍。對著一本本詩詞集,有時他也無從理解其中用字、押韻等問題。但是,他對詩詞的喜愛毫無減退。

跨入詩詞殿堂的門檻──幸遇良師

一直到了洪教授入讀中文系後,他才真正遇上影響他往後創作的老師們。他的啟蒙者梁簡能老師,教他不曾學過的平仄押韻。在他十七、八歲時,認識了寫作風格豪放的系主任──陳湛銓老師,這令洪教授的創作更趨向豪放。而善於研究詩、詞和曲的何敬群老師也對洪教授的各文體集作作出指導。其後的曾克耑老師除了教授詩外,更介紹同光派及桐城派古文予洪教授認識。至於令洪教授跟隨十八年,臨終時仍守候在旁的曾希穎老師,則是洪教授最遲認識,但影響他最深的一位老師。

師教教師──教學相長

老師的指導,對學習寫作詩詞古文的人來說,是否不可缺少?洪教授坦言:「如得老師從旁指導,對學詩的年青人來說是件幸運的事。有言道『師傳必真』,老師的教授可使學生更明白自己想要走的路。如果自學,寫作的路則會較崎嶇,花時亦較長。」身為教授,他主張學生們先參閱不同流派和風格的詩詞作品,選擇與自己性情相近的詩人,如洪教授較喜歡蘇軾的才氣和陸游的情深。待學生們清楚自己的喜好後,他便依此介紹該派別和文人之作品,並分析其優劣,然後再指導學生從特定角度學習該家之長,正確的學習方法是掌握該家的寫作技巧,而非一併抄襲其情感。待創作漸成熟後,學生應該多看其他各家的作品,兼收並蓄,最後創出個人風格。洪教授認為開創個人風格要順其自然,切忌刻意和急於求成。他更笑說他直至四十歲才創出個人風格。

詩言志,歌詠言

青年人入世未深,能有甚麼寫作題材呢?洪教授認為寫詩分「閱世深」和「閱世淺」兩種。閱世深者,多可以生活遭遇入詩,較偏於寫愁。至於閱世淺的,則也不必「為賦新詞強說愁」,可以抒寫自己的真感情,表現自己天真瀾漫的一面。而個人的品格修養也相當重要。洪教授認為自小培養憂國憂民的心,日後多會寫成具家國之感的作品。反之,如只知吃喝玩樂,寫成之物多為吟風弄月,只流於抒己一時之感,則難以長存於人心。可見,精煉的文筆及優美的詞藻,並非寫詩的唯一條件。

中西融合,取長補短?

現今社會強調「中西合璧」,就古典詩詞而言,洪教授說他並不反對中西文化交流,但這交流是建基於我們對西方文化有全面的認識。反之若只是一知半解,這「交流」便不成熟了。那麼洪教授又是否贊成當今的年青人於古典詩詞中使用一些現代化的用語呢?洪教授回答:「每個時代情形都不同,於古詩中使用現代化的用語不是不行,但絕對要講究技巧,只要表達得好就行了」。

勢利社會,詩人難成
談及香港的詩詞發展,洪教授感慨地指出中學多受課程所限,詩詞推廣有一定的限制,而大學因空間較大,可較隨心所欲。但香港是一個商業的社會,未有給予詩詞發展太大幫助。儘管如此,詩詞愛好者仍可先從欣賞入手,然後模仿,再創出個人風格。最後,洪教授指出在他眼中,終日沉醉於詩詞創作,甚至連生活也充滿詩意的人,方可稱為真正的詩人。

訪問日期: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