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段 本段解說
原文

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是皆有以參天地之化詞解,關盛衰之運。其生也有自來,其逝也有所為。故申呂詞解自嶽降,傅說詞解為列星,古今所傳,不可誣也。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是氣也,寓於尋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間。卒然遇之,則王、公失其貴,晉、楚失其富,良、平詞解失其智,賁、育詞解失其勇,儀、秦詞解失其辯。是孰使之然哉?其必有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隨死而亡者矣。故在天為星辰,在地為河岳,幽則為鬼神,而明則詞解為人。此理之常,無足怪者。

譯文

一個普通人而能夠成為百世的師表,所說的一句話可以供天下人效法,這是因為這種人參與了天地的化育,關乎人類社會的盛衰。他們的降生是有天意的,而他們的逝世是有作用的。所以周朝的申伯、呂侯由山神降生,傳說死後變成天上的星宿之一,這些古今相傳的故事都有根據,不能否認。孟子說︰「我善於培養我的浩然正氣。」這種「氣」,寄寓在尋常事物之中,又充滿在天地之間。突然遇上它,使王公貴族的尊貴失色;晉楚的富強失色;張良、陳平的智謀失色;孟賁、夏育的勇氣失色;張儀、蘇秦的辯才失色。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情況呢?其中必定有一種東西,不需依靠形體而站立、不須依靠外力而行動、不須等待出生而存在、不會隨著死亡而消逝。所以,它在天上成為星辰;在地上成為河嶽;在陰間是鬼神;在陽世又轉化為人。這是常存的道理,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

其他段落: 第1段 第2段 第3段 第4段 第5段 第6段 第7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