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段 本段解說
原文

「汝父為吏,嘗夜燭治官書,屢廢而歎。吾問之,則曰:『此死獄也,我求其生不得爾。』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也;詞解求而有得邪 ﹗以其有得,則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猶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回顧乳者抱汝而立於旁,因指而歎曰:『術者謂我歲行在戍詞解將死,使其言然,吾不及見兒之立也,後當以我語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語,吾耳熟焉,故能詳也。其施於外事,吾不能知。其居於家,無所矜飾詞解,而所為如此,是真發於詞解者邪!嗚呼!其心厚於仁者邪!此吾知汝父之必將有後也。汝其勉之!夫養不必豐,要於孝;利雖不得博於物,要其心之厚於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譯文

「你父親做官時,有一次夜裡點著蠟燭辦理公文,幾次停下來嘆息。我問他什麼事,他說︰『這是一件判死刑的案件,我設法替犯人尋求一條生路,可是找不到。』我說︰『生路可以尋求得到的嗎?』他說︰『為犯人尋求生路而尋求不到,那麼,被處死的人和我都沒有遺恨了。何況有經過反覆核實量刑而能活下來的呢﹗正正因為有尋求得到生路的可能,那就明白到,不為犯人尋求生路,被處死的人是有遺恨的。常常為他們尋求生路,仍然不免有錯殺的,何況現在有些人常常找藉口定人的死罪。』他說著回頭看見奶娘抱著你站在旁邊,便指著你嘆氣說︰『算命先生說我戌年就會死去,假如他的話是真的,我就見不到兒子長大,將來你要把我的話告訴他。』他平時教導其他子侄,也是常用這些話,我聽熟了,所以能夠詳細地說出來。他在外面做的事,我不知道。他在家裡從不驕誇虛飾,而行事仍然這樣厚道,這真是出自內心的啊﹗唉﹗他的心十分仁厚啊﹗憑這樣我知道你父親會有很好的後代,希望你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去做。孝養父母不一定要豐盛,最重要是孝順;不一定能夠讓所有人得到好處,最重要是心地仁厚。我沒有什麼能夠教導你的,這些都是你父親為人的志向原則。」我流著淚記下這些教導,不敢忘記。

其他段落: 第1段 第2段 第3段 第4段 第5段 第6段 第7段 第8段 第9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