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段 本段解說
原文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詞解詞解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詞解而引甌越詞解物華天寶詞解龍光射牛斗之墟詞解;人傑地靈,徐孺詞解陳蕃詞解之榻。雄州詞解霧列詞解俊彩詞解星馳詞解臺隍詞解詞解詞解詞解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詞解。都督閻公之雅望詞解棨戟 詞解遙臨;宇文新州詞解懿範詞解襜帷詞解暫駐。十旬詞解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詞解,孟學士之詞宗詞解紫電青霜詞解,王將軍之武庫詞解家君作宰詞解,路出名區詞解;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譯文

這裡是南昌,從前稱為豫章的郡,現在是新設的洪州的府城;天上正值翼星、軫星分野,地面緊接衡山、廬山。三江好像它的衣襟,五湖好像它的衣帶;控制著南蠻、荊楚,引帶著東甌、百越。萬物的精華化為天上的寶氣,好像龍泉寶劍之光直射到牛、斗二星的區域;人物俊傑山川靈秀,太守陳蕃只為高士徐特設臥榻。雄偉的州郡如雲霧彌漫大地般繁華,傑出的人物如流星飛馳。城池座落在華夏、蠻夷的交界,賓主都是東南一帶的優秀人物。都督閻公有著高雅的聲望,由儀仗引導從遠方趕來;新州刺史宇文公具有美好的風範,暫駐他的車駕在這裡。正逢十天一次的休假,好友聚集如雲;歡迎來自千里外的賓客,滿座都是高貴的朋友。座中有像文章大師孟學士的名流,文采有如蛟龍騰空、鳳凰起舞,有像王將軍的軍人領袖,滿腹韜略有如同寶劍紫電青霜。家父在交趾擔任縣令,我探親途經這勝地;我這個年輕人懂得什麼,竟然有幸參加這個盛會。

其他段落: 第1段 第2段 第3段 第4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