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段 本段解說
原文

期年 ,齊王謂孟嘗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孟嘗君就國於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攜幼,迎君道中終日。孟嘗君顧謂馮諼:「先生所為文市義者,乃今日見之﹗」馮諼曰:「狡兔有三窟,僅得免其死耳;今有一窟,未得高枕而臥也。請為君復鑿二窟﹗」孟嘗君予車五十乘,金五百斤,西遊於梁,謂梁王曰:「齊放其大臣孟嘗君於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強。」於是梁王虛上位,以故相為上將軍,遣使者,黃金千斤,車百乘,往聘孟嘗君。馮諼先驅,誡孟嘗君曰:「千金,重幣也;百乘,顯使也。齊其聞之矣。」梁使三反,孟嘗君固辭不往也。

譯文

過了一年,齊湣王對孟嘗君說︰「寡人不敢把先王的臣子當作自己的臣子。」孟嘗君只好到自己的封地薛邑。距離薛邑尚餘百里,百姓已經扶老攜幼,整天在路旁迎接孟嘗君。孟嘗君回頭對馮諼說︰「你為我買義的道理,今天終於見識了。」馮諼說︰「狡兔擁有三窟,就可以免於死亡。現在你只有一個巢穴,還不能安枕無憂,請讓我再去為你挖掘兩個巢穴吧。」孟嘗君給了馮諼五十輛車子,五百斤黃金。馮諼西往魏國,對梁惠王說︰「齊國放逐他的大臣孟嘗君出國,那位諸候先迎住他,就可以國富兵強。」惠王於是空出相位,把原任相國調為上將軍,並派使者帶著千斤黃金,百輛車子聘請孟嘗君。馮諼先趕車回去,提醒孟嘗君說︰「黃金千斤,算是很重的聘禮;出動到百輛車子,算是顯貴的使臣了。齊國君臣必定聽到這件事了。」魏國使者往返了數次,孟嘗君都堅決推辭不去魏國。

其他段落:第1段 第2段 第3段 第4段 第5段 第6段 第7段 第8段